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业外作品

周静帝与隋文帝

作者:广丰县人民法院 周小兵  发布时间:2013-06-13 08:51:43


  曾读鲁迅《热风》中《随想录五十八·人心很古》一文,见有这样一段文字:后来又在《北史》里看见记周静帝的司马后的话:“后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帝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得幸。后伺帝听朝,阴杀之。上大怒,单骑从苑中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三十余里;高颖、杨素等追及,扣马谏,帝太息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

  又在《经典杂文》2004年第5期,读到张鸣《夫人政治》一文,其中写道:“隋文帝杨坚,也有一个深谙此道的皇后独孤氏,经常把杨坚管得一愣一愣的,苦不堪言,甚至当了皇帝之后,好不容易偷偷搞上了两个小姐,席不暇暖,即被独孤氏知道,马上将这两个‘狐狸精’逮去弄死,杨坚知道后,策马狂奔,说是皇帝不做了,被大臣拼命拦住,死拉活劝,杨坚长叹一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

  同为皇帝一叹,鲁迅文中为北周静帝,张鸣文中为隋文帝,如此让我产生了学究劲,找来《北史》一阅。

  《北史·本纪第十》记载,周静帝原名宇文衍,后改为宇文阐,是北周宣帝宇文赟的长子,生于建德二年(公元573年)六月,大象元年(公元579年)二月辛巳日,周宣帝传位给周静帝,大象二年五月己酉,周宣帝崩。大定元年(公元581年)二月,周静帝逊位于隋,开皇元年(公元581年)五月壬申,周静帝崩,时年九岁。

  《北史·列传第二》对静皇后司马氏的记载非常简略,前后不到百字:“静帝司马皇后名令姬,柱国、荣阳公消难之女也。大象元年二月,宣帝传位于帝,七月,为帝纳后为皇后。二年九月,隋文帝以后父奔陈,废后为庶人。后嫁为隋司隶刺史李丹妻,贞观初犹存。”

  据《北史》以上记载,周静帝共活了九岁,当了前后三年皇帝,七岁时娶司马令姬为皇后,两人共同生活了两年。周静帝即位时,北周帝位已衰落,杨坚专政,直到取而代之。如此情景,历史何容周静帝发出一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之长叹。

  而隋文帝文献皇后独孤氏阴杀尉迟迥之女孙的故事,历史倒有记载。如《北史·列传第二》记载,隋文帝杨坚的文献皇后独孤伽罗“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帝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得幸。后伺帝听朝,阴杀之。上大怒,单骑从苑中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三十余里。高颎、杨素等追及,扣马谏。帝太息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

  这段文字,与鲁迅所引的那段文字相比较,除主人公由周静帝和司马后换成了隋文帝与独孤后外,其他相同。故我们有理由相信,鲁迅文中的故事是发生于隋文帝杨坚和隋文献皇后独孤氏之间的,鲁迅写成周静帝和静帝司马皇后的,应属有误。

  但《北史》中,有关尉迟迥女孙的故事有两个,除了上述文献皇后独孤氏争宠杀人案外,另一个为周宣帝强夺堂侄宇文温的妻子做妃子的故事。

  《北史·本纪第十》记载:“西阳公温,杞公亮之子,即帝(即为周宣帝)从祖兄子也。其妻尉迟氏有容色,因入朝,帝遂饮以酒,逼而淫之。亮闻之惧,谋反。才诛温,即追尉迟氏入宫,初为妃,寻立为皇后。”对这个尉迟皇后,《北史·列传第二》是这样记载的:“宣帝皇后尉迟氏名繁炽,蜀公迥之孙女也。有美色。初适杞公亮子西阳公温,以宗妇例入朝,帝逼幸之。及亮谋逆,帝诛温,追后入宫,拜长贵妃。大象二年三月,立为天左大皇后。帝崩,后出俗为尼,改名华道。隋开皇十五年,殂。”如此,尉迟迥这个女孙,是周静帝的父亲周宣帝的天左大皇后,与周静帝的母亲天大皇后朱满月同辈,在周宣帝死后出家为尼,死于隋开皇十五年。虽然北周皇族为鲜卑族,即使有子娶父妃的等不同于与中原汉族的习俗,九岁周静帝也不可能宠幸父亲的天左大皇后,更何况尉迟繁炽是周静帝诏令出俗为尼的。

  但这不影响隋文帝杨坚与有美色的尉迟繁炽发生风流韵事的可能。据《北史·本纪第十》所载,隋文帝杨坚生于周大统七年即公元541年六月,开皇元年即581年即皇帝位。独孤皇后阴杀隋文帝宠女尉迟氏这一故事发生地--仁寿宫,由隋文帝开皇十三年二月丙子下诏开建仁寿宫。开皇十五年三月丁亥,隋文帝第一次幸仁寿宫,至七月戊寅从仁寿宫回京。

  如果上述独孤皇后争宠阴杀尉迟迥之女孙一案发生于开皇十五年,则被杀之人很可能是周宣帝之尉迟皇后:一是尉迟皇后同样死于开皇十五年,死因未见历史记载,其原因很可能为隋文帝讳;二是隋文帝行幸仁寿宫的时间与尉迟皇后死亡的时间,同发生于开皇十五年,两者发生故事存在时间上的可能性;三是尉迟皇后有美色,已为周宣帝杀侄夺妻的故事所证明;四是尉迟皇后本为宫中之人,其后出俗为尼是否被驱逐出宫,并不清楚。即使出宫,也说不定已被杨坚看中,而杨坚所建之仁寿宫,很可能是尉迟氏的金丝笼。

  但之后,自开皇十七年二月庚寅至文献皇后独孤氏死亡之仁寿二年八月已巳期间,隋文帝先后七次行幸仁寿宫。如果隋文帝上述风流艳史发生于期间,则其女主角定不是尉迟皇后。据《北史·列传第五十》记载,尉迟迥共有五个儿子,分别为尉迟谊、尉迟宽、尉迟顺、尉迟惇、尉迟祐,其中尉迟顺的女儿即为周宣帝的尉迟皇后。尉迟迥五个儿子中,尉迟宽先于尉迟迥去世,其他几人皆因参加尉迟迥造反,在造反被镇压后,全被杨坚所诛杀,但他们的子女因为年幼,都没有事,但各自情况如何,并没详记于史。如此,此处的尉迟迥之女孙,究竟是谁,也不可知也。当然,《隋唐秘史》中的尉迟贞、《隋唐英雄》中的尉迟云儿只是戏说罢了。但即使如此,一个尉迟氏是怎么也演变不成张鸣文中“两个小姐”或“两个狐狸精”的,是故张鸣文中的戏说成份更甚。

  当然,隋文帝即使没有宠幸其他女子的自由,但照样能创开皇之治之伟业,其文治武功,对唐朝乃至以后的各朝各代,都留下深刻影响,足以让其青史留名。而独孤皇后杀尉迟氏夺宠之精明,并不足以说明其聪明,其主导废杨勇立杨广,终致隋朝三代而终,成为与秦朝并列的一个短命封建王朝。

  行文至此,必须说明本文重记这段历史,实属笔者学究症发作之结果,并非为证明鲁迅之误和张鸣之戏而自大也。两篇杂文,些许不足,瑕不掩瑜。

  或曰:“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又曰:“读史使人明智。”周静帝和隋文帝,一为亡国之主,一为兴国之君,兴亡更替,必然乎、偶然乎?而隋文帝之孙隋恭帝杨侑与唐高祖李渊之间,再次演绎杨坚与宇文阐的故事,一亡一兴又亡再兴,后人可鉴的,岂只止于前者的虫二故事?!如此,是否也算“明智”乎?

第1页  共1页

编辑:周小兵    

返回顶部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