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业外作品

中秋·忆

作者:上饶市广丰区人民法院 叶小强  发布时间:2016-09-18 15:12:06


    秋风秋雨添凉意 

    今夕无月空相思 

    隔山隔水长相忆 

    梦里最暖是乡梓

    年分四季,一季三月。八月十五,秋之正中,故称“中秋”。

    传统节日中,中秋与春节都是饱含团聚情愫的喜庆之节。但在孩提时代,我倒是更喜欢中秋一些。俗语云“二、四、八月乱穿衣”,仲秋八月,长衫或短袖,随身而定,随心而择,玩的一身大汗,随便扒去打个赤膊也未尚不可。不似严冬中的春节,穿的雍雍肿肿的还时不时要呵呵手、熨熨“火焧(cōng)”。春节除夕,辞旧迎新,要撑着眼皮“守岁”,那电光火闪的爆杖惹的你心惊肉跳不说,你还没合上眼又要被揪耳朵起来去拜佛“出行”(当然,春节好玩的还是很多的,还会有压岁钱)。中秋不一样,月圆如画,可尽兴霎,累了有故事听,听着听着便感觉自己是在月亮上和嫦娥姐姐抢小白兔,再晚也不用起早。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一天会有很多好吃的。

    儿时,中秋的晚餐母亲往往的会煮上一大锅“粉干”。很爱吃,也没几个广丰人不爱吃。因为这是广丰的特产,系以糙米磨粉揉成团,放大锅煮熟后用榨粉机压成线条而成。我五都老家隔壁就有一家作坊。小时去买粉条时常在边上看,制作工艺不觉得怎么繁琐,只是要将粉团压成一条条粉线得有几份力气。偷偷试过几次,我整个人趴上去或吊顶端上那杠还是纹丝不动。刚出炉的称为“湿粉”,本就是熟的,现场趁热放点调料便可食用,买回家或炒、或烫也成,很是方便。广丰人逢生日喜庆或过节什么的,也大多会有一餐以广丰粉为主食,大概就是其烹煮方便,味美管饱的缘由。“湿粉”晾晒变干硬后便是“粉干”,便于贮存。要吃时得先浸泡一阵子让它恢复软性才可下锅,而味则更有嚼劲。广丰粉以五都、洋口两乡镇最有代表性,五都粉粗韧,洋口粉细溜。广丰人外出,都习惯带上几叠粉干,以备日常食用,日久回乡,也多会到炒粉店去一饱口福。去看望他乡故友,带上一两袋粉干,也很是作客。

   其实中秋并无吃粉条的习俗,母亲习惯于在这一大家子团聚的日子里烫粉干,现今想起来,更多的原因是那时家境的窘迫。过节之时,繁杂的家务不说,光是八、九个小孩的口粮已够一番操心了。但母亲依旧做的很用心,每次很早的便会将“粉干”浸泡好,还会加炒个五香丁、豆腐干什么的,供大人或我已成年的哥姐们喝点小酒。尽管母亲做的烫粉和小莱是我此生尝过的最美滋味,而我当时并未有细细的去品尝,一口气扒溜完一大碗后,心里直盼着其他人能快点吃好,因为之后便会有很多的糕点果糖来替代不停吞咽的口水。

    月亮爬上屋脊的时候,竹椅、板凳、小圆桌,往门口一放,便是品茶赏月的观景台了。花生、瓜子、西瓜水果是最基本的,还有平日里用牙膏壳、鸡腙皮置换来的“冰冰糖”。条件好的才有很洋气的饼干,因为这些在小卖部才买得到。而更多的人家都是当地糕点店零买定做的糖点,有一种叫猫闵椎(广丰土话)的,入口香脆甘甜,很是好吃,应是米粉搓成条状烤成,外面裹一层白糖,大概是像猫咪的小鸡鸡吧,便有了这很纯朴的名字。月饼,在这一天自然不能少。但大多也是糕点店手工做的。没有现在这么多花样,内馅大都是红糖,也有掺芝麻、花生米的,但必须得事先定制,会贵些。月饼一般如茶杯口大小一个,按斤论价,但你也可定做二斤、四斤……等大个的。西湖桥小巷里的老七伯便一直是做糕点的。

   刚进学堂那年中秋,母亲邀了姥爷一道来我家过节。特意的到老七伯那定了一个六斤重的大号月饼。足有斗笠般大小,听说还用了花生米、芝麻、肉丝什么的作馅。刚送来时,热呼呼的面上还撒了芝麻,描有朱红的大方印,当时眼晴就直了。但母亲不让碰,得等晚饭后陪姥爷赏月时共享。晚饭照例是烫粉干,不过姥爷来了,加了菜,父亲陪着喝酒,迟迟的不见散席,心痒痒,牙痒痒。

    屋外小伙伴的热闹声转移了注意力,便也一溜烟的跑去赶趟。小伙伴们吆喝着“月亮走,我也走”,不亦乐乎、不知疲倦的追赶月亮。赶着、赶着,我纳闷了:我没动,月亮也没动,分明是月亮跟着我走才对呀。于是便起了一番争执,事实胜于雄辩,一番言传身教,小伙伴都因为我的发现兴奋不己,争相领着月亮往前跑,使唤后面快来追。跑着、跑着,忽然就记起那斗笠大的月饼了,急急的领着月亮回了家。

    老远的便见家门口的"赏月台″早己搭好,心里便“咯噔”一下,更是加快了步伐。待到桌前,果见那斗笠饼己被分作了十几瓣,但其中的馅料更是易辨了,长长的嘘了口气,却不知挑那瓣下手。想到错过了分饼的第一时刻,心中仍有些懊丧。外公看出了我的心思,招了招手,“来,强,外公讲故给你听”。便拣个小矮凳,偎在姥爷边上,听姥爷娓娓的讲那其实早会背但是仍爱听的月亮故事。姥爷讲的故事总是听不厌,今天听着可以想通一些以往的疑惑,今天听了又会有一些新的疑惑。领回家门的月亮在悄悄地往上爬,月里桂花树的影子逐渐模糊,那吴刚又是去了哪?。。。

    这是记忆犹新的一个中秋。长大后,仍爱中秋,中秋却不常在家中过。年年中秋,都会记起那一年,但再也尝不出那年那饼那滋味!经年累月,才渐渐明白,中秋,于孩童才是快乐,于成年只是思恋,于父母应是眷顾!中秋如诗,中秋如画,中秋是尽显天伦的长卷!

    今,又至中秋。台风来袭,家乡无月。临窗听雨,扶风生情,乃作此记。顺作题记小诗,以尽中秋祝福之愿!!

               

                                        二O一六·中秋

第1页  共1页

编辑:平书通    

返回顶部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