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广丰县文盛编织工艺美术厂诉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广丰县国土资源局行政赔偿案

作者:广丰县人民法院 越凌云  发布时间:2012-12-19 09:03:38


 [要点提示]

    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实施违法行政行为侵犯了相对人的财产权,属于行政赔偿诉讼的受案范围。赔偿范围应以实际损失为界定依据,并保护相对人的可得利益。

    [案例索引]

    一审:江西省广丰县人民法院(2011)广行初字第16号(2011年12月15日)

    [案情]

    原告:广丰县文盛编织工艺美术厂。

    法定代表人:官盛泉,该厂厂长。

    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

    法定代表人:徐成益,该局局长。

    被告:广丰县国土资源局。

    法定代表人:余俊德,该局局长。

  广丰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广丰县文盛编织工艺美术厂的前身是“广丰县河北编织工艺美术厂”。2000年8月,原告与原河北企管站签订承包合同书,双方约定,将位于广丰县洋口镇水北村二十八米大街原属于河北企管站办公楼的二直房屋提供给原告作办公及生产使用,三年承包期满,在原告支付租金及上交税收完成后,该二直房屋以十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原告所有。三年期满后,原告符合约定条件,2003年8月,原告与原河北企管站签署购房契约,以10万元价格购得该二直房屋及空宅基、水塘。并获得了该房屋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但双方未对该房屋进行过户变更登记。2002年10月份,张荣丰(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刑)找到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工作人员,称要将位于原河北镇水北村二十八米大街两直房屋卖给张敏丽,要求帮其办理该两直房屋的房产证。又通过被告广丰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填写虚假材料,将属于原告的二直房屋的土地使用证登记在张敏丽的名下,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工作人员利用遗留下的空白房产证,伪造了一份张敏丽的旧式房产证,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办理好张敏丽的房产证。2004年2月,张荣丰在明知该两直房屋转让给原告的情况下,伪造了一份张敏丽将该房屋转让给杨真婻(张荣丰连襟)的房屋买卖协议。然后再次找到被告广丰房地产管理局工作人员要求帮助将张敏丽的土地使用权证、房产证变更为杨真婻,并利用以旧换新的方式,办理好杨真婻的房产证。同时帮助张荣丰进行房屋抵押评估,张荣丰因此从广丰县农村信用合作社抵押贷款10万元。2006年3月,因无力偿还银行贷款,张荣丰又将房屋出售给善意取得的第三人刘志云,在刘志云给付195032元购房款及6522元手续费后,将土地使用证及房产证变更为刘志云。原告得知后报案并向法院起诉,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饶中行再终字第2、3号行政判决书,认定刘志云为善意取得,原告丧失了对该两直房屋的所有权。原告遂向两被告提起行政赔偿申请,两被告在法定期限内未予答复。原告遂向本院起诉要求两被告赔偿原告财产损失462000元。

  原告诉称:原告广丰县文盛编织工艺美术厂的前身是 “广丰县河北编织工艺美术厂”,其于2000年8月与原河北企管站签订承包合同书,双方约定,将位于广丰县洋口镇水北村二十八米大街原属于河北企管站办公楼的二直房屋提供给原告作办公及生产使用,三年承包期满,在原告支付租金及上交税收完成后,该二直房屋以十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原告所有。三年期满后,原告符合约定条件,与原河北企管站签署购房契约,以10万元价格购得该二直房屋及空宅基、水塘。并获得了该房屋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2002年10月,张荣丰(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刑)找到原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杨昌武,称要将位于原河北镇水北村二十八米大街两直房屋卖给张敏丽,要求帮其办理该两直房屋的房产证。后又通过被告广丰县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汤宗兴填写虚假材料,办理了张敏丽的土地使用证。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工作人员利用空白房产证,伪造了一份张敏丽的旧式房产证,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办理好张敏丽的房产证。2004年2月,张荣丰在明知该两直房屋转让给原告的情况下,伪造了一份张敏丽将该房屋转让给杨真婻(张荣丰连襟)的房屋买卖协议。然后再次找到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要求帮助将张敏丽的土地使用权证、房产证变更为杨真婻,并利用以旧换新的方式,办理好杨真婻的房产证。同时帮助张荣丰进行房屋抵押评估,张荣丰因此从广丰县农村信用合作社抵押贷款10万元。2006年3月张荣丰又将该房产转让给刘志云并办理了相关产权变更手续。原告得知后报案并起诉,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饶中行再终字第2、3号行政判决书,认定刘志云为善意取得,原告丧失了对该房屋的所有权。两被告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与张荣丰共同违法办理相关证件,造成原告财产损失。其犯罪事实在广丰县人民法院(2007)广刑初字第100号及(2007)广刑初字第162刑事判决书中得到确认。依照《行政诉讼法》有关规定,特提起诉讼,请求依法确认两被告的行为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财产损失42万元。

  被告辩称:2001年11月后,原河北企管站已被撤销。因此2003年8月23日原告与原河北企管站的购房契约因原河北企管站无处分权而应被认定为无效合同,故原告不是房屋的所有权人,无权就该房屋遭到侵害而提出任何主张。并且双方的转让行为未经依法登记,不发生所有权转移,因此原告亦无权就此房屋侵害提起任何主张,不具有行政赔偿原告资格。另原告提出的要求赔偿462,000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审判]

  广丰县人民法院认为:2001年11月后,原河北企管站已被撤销,但其与原告签订合同的时间为2000年8月,故原河北企管站与原告的承包、买卖合同系有效合同。且该两份合同系附条件合同,条件成就合同即告生效。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广丰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致使原告丧失了对该二直房屋的所有权,两被告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了原告合法的财产权益并造成了损害。因此原告是本案的适格主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造成财产损害的违法行为,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两个以上行政机关共同行使行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共同行使行政职权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赔偿义务机关。两被告应为共同赔偿义务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规定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该直接损失的认定不能依据原告购买该房屋的价款为依据,而应以原告取得房屋所有权受阻却时所遭受的损失为依据。因此以第三人取得该房屋所有权所支付的195032元为依据,两被告应该赔偿原告直接损失195032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4项、第七条第二项、第三十六条第八项之规定,判决如下:1、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广丰县国土资源局的颁证行为违法;2、被告广丰县房地产管理局、广丰县国土资源局共同赔偿原告广丰县文盛编织工艺美术厂财产损失计人民币195032元。限被告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给原告广丰县文盛编织工艺美术厂。

  一审裁定送达后,原、被告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系典型的一起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伙同他人滥用职权侵犯公民的财产权利而引起的行政赔偿案件。案件的焦点如下:

  第一、本案具有可诉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关于行政赔偿的受案范围有如下概括:一、国家赔偿法中第三条、第四条规定的其他违法行为,包括具体行政行为和与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行政职权有关的,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造成损害的,违反行政职责的行为;二、赔偿请求人对行政机关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又决定不予赔偿,或者对确定的赔偿数额有异议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的;三、 赔偿请求人认为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实施了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三)、(四)、(五)项和第四条第(四)项规定的非具体行政行为的行为侵犯其人身权、财产权并造成损失,赔偿义务机关拒不确认致害行为违法;四、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的。赔偿请求人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须以赔偿义务机关先行处理为前提。赔偿请求人对赔偿义务机关确定的赔偿数额有异议或者赔偿义务机关逾期不予赔偿;五、法律规定由行政机关最终裁决的具体行政行为,被作出最终裁决的行政机关确认违法,赔偿请求人以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赔偿而不予赔偿或逾期不予赔偿或者对赔偿数额有异议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本案被告作为行政机关,其工作人员伙同他人以被告名义通过填写虚假材料,伪造旧式房产证,并以旧换新的方式,办理房产证,并多次进行变更土地证、房产证的所有人,给原告造成了经济损失,被告的工作人员加害行为符合具体行政行为的标准,同时该具体行政行为已由司法机关通过判决的形式予以确认。并且原告在法定的期限内要求被告予以赔偿,被告予以答复。所以本案属于行政赔偿诉讼案的范畴。

  第二,关于本案原告适格问题。本案原告与原河北企管站所签订的房屋承包租赁和房屋买卖合同是附条件合同。合同签订合同的时间早于企管站被撤销之前,签订合同双方的主体资格是符合《合同法》有关规定的。双方约定的附条件成就时,该房屋买卖合同也就自然生效,2003年8月,原告与原企管站所签订的协议是属于对之前房屋买卖合同的确认,不影响已生效的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所以说,原告在合同约定的条件出现时,就自然取得该房屋的财产权益和相关的可期待经济利益。两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所以原告有权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因此,本案原告的主体是适格的。

  第三,关于本案数额的认定问题。我国《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八项规定,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关于行政赔偿的范围,实践中认为行政侵权赔偿责任一般以赔偿受害人的实际损失为限,不赔偿可得利益的损失。但行政法理论界一贯主张行政侵权的范围应限于直接损害和将来必然获得的利益,间接损害也包括在行政赔偿范围内,因此对现有的损失要赔偿,对可得利益损失也应赔偿。赔偿所失利益是现代社会侵权损害救济的必然趋势。因为直接损失往往伴随着间接损失,可得利益损失不仅表现在财产损害中,同样表现在能力和资格损害中,如果将赔偿仅限定在所受损害范围内而不顾所失利益,显然难以弥补受害人的损失,虽然合法却不尽合理。本案中被告辩称,原告所受的直接经济损失应按照原告与原河北企管站当时购买房屋价款10万元予以认定赔偿,这种观点看似有一定道理,实者并无法代表原告所受到的全部经济损失,因为10万元的购房款是有附加条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5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原告通过合法经营促使了合同附加条件成就。另,原告购买该房产包含有基于社会发展、市场成熟以及努力经营后增值的预期利益,因此如果仅以10万元界定直接损失予以赔偿显然失于合理。两被告行政侵权行为直接导致的后果是防碍了原告取得房屋所有权的权益,两被告本应消除防碍,恢复原告取得该房屋所有权的权益,但基于该房屋的所有权已经被第三人善意取得为由,致使无法恢复原告取得该房屋的所有权。因此将善意第三人取得的金额作为直接损失认定依据确定赔偿数额保护了原告的直接损失及可得利益,更为合理。

                                              合议庭成员:刘丽萍、人民陪审员:刘红、郑招明

第1页  共1页

编辑:周小兵    

返回顶部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